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风暴魔域官方版下载>>新聞頻道>>人物>>

风暴魔域进化副幻兽:青年訪談 | 王攀的小城情結

风暴魔域官方版下载 www.opdoo.icu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王佳欣       責編:張雙雙       2019-05-22

編者按:王攀的《小城碎戲》于2016年入選“日?!型馇嗄晟閿笆ψ髕妨埂?,同年,他以家鄉為原點,開啟了新的小城系列。在作品中,他以一個外來者的身份來到一座座陌生小城,卻以老到的目光捕捉到了不同小城的日常。近些年,他又以自由攝影師的角色轉換為商業人像攝影的創作,通過采訪,讓我們共同探討王攀與他的小城情結,以及他的影像故事。

Q:采訪者:王佳欣

A:攝影師:王攀

Q:《小城碎戲》的拍攝地是陜西西安臨潼,為什么會選擇拍攝這個地方?除了是自己的家鄉之外,臨潼這座小城的哪些地方吸引了你?

A:臨潼是生養我的地方,有著太多的回憶,不管是甜蜜還是苦澀的,都深扎心底。我于年少時因求學離開家鄉,不想,從此,家就成了故鄉,往后的這些年,雖然逢節慶日不間斷回去,但每次都來去匆匆它,故鄉與我身體的距離越來越遠,心卻越來越近,特別是在異鄉成了家,有了妻女,這種鄉愁卻愈發濃厚,稠的化不開。故鄉有的人已不在了,但記憶中的輪廓還在,有些事兒淡了,但回憶還在,有些人和事不愿意再想但還是想了。我懷著這種復雜的情緒在2016年,正是結項香花開的季節,帶著膠片相機開啟了與這座小城的對話,最終以22天18個膠卷給出了答案,心里也就松快了一些。

除了鄉愁,臨潼吸引我的還有它的變化,它像所有在城市化進程中膨脹的城市一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巨變,逐漸消失的村莊文明與拔地而起的商品樓盤,大量的失地農民和被征用開發的土地,滿街跑的小轎車和低頭玩手機的年輕人,大力發展的旅游業吸引了世界游客,但卻沒有人愿意停下腳步來了解臨潼這座小城,我驚詫于這一切發生的太過匆忙,我卻沒有參與其中,于是想著去拍攝記錄它當下的發展變化,并力求讓臨潼“小城碎戲”成為發展中的小城樣本。

圖片1.jpg

《小城碎戲》

Q:在《小城碎戲》之后,你開始了新的小城系列,拍攝了玉門、新絳等地,你是用什么標準來選擇拍攝地點的?你對這些小城的關注點是什么?

A:我所選擇的小城必須是我感興趣的,要考慮它的地域文化、歷史背景、發展脈絡等等,在當下這個大時代發展變革中所處的位置,在城市化進程中所發生的變化,或者因為某一決策某一事件而引發了一系列問題,而這種問題又可以影響深遠,我會以各種緯度考量拍攝的價值。

每座小城都有自己的屬性,和值得關注深挖的點,做好案頭工作,找準脈絡,我將每一次的小城觀察所拍攝關注的點形成一些關鍵詞,在實際拍攝之中將其貫穿,從而形成我的觀察視角。

1558574343284548.jpg《小城系列》山西新絳

Q:你曾經提到,拍攝小城之前會在網絡上搜索小城的資料、照片,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準備工作?

A:為了在視覺上做一個梳理,使其在拍攝前就有了城市肖像的大概輪廓,而我要做的就是裝著滿腦子搜集的資料,沿著視覺線索,去尋找這座小城的不同部位和器官,直至這張肖像得以飽滿。

圖片3.jpg

《小城系列》 甘肅玉門

Q:拍攝小城系列時,你以一個外來者的身份短暫停留在這些陌生小城,但是你的眼光又很老到,捕捉到了很多游客、本地人都注意不到的奇觀。為什么你能感受并捕捉這些陌生小城奇特的氣味?

A:雖然是個外來者,但我大腦里早已裝下了一座城上下幾千年的簡約版。在我開啟每一個城市的拍攝之前所做的研究,甚至已經超過本地人對自己所生活城市的了解。這些研究幫我打開了思維,我清楚的知道擺在眼前的畫面那些是有價值的,符合我的影像標準的,可以納入故事序列的,我所去做的不過是去街上把這些影像撿拾回來而已,只要帶著相機,就會得到這一方水土的眷顧,轉角也許就有驚喜。

1558574342505083.jpg《小城系列》 山西汾城

Q:你怎么理解“日?!??什么是你認為的“小城日?!??

A:日常是生活中易被忽視的瑣事,是熟視無睹的萬物,是習以為常的在路旁,是轉眼低眉的一瞬間。小城的日常不是我能認為的,它就在那兒,等著你去觀察、去感受、去發現、去拍攝。

1558574341769691.jpg《小城系列》山西新絳

Q:是什么觸發你在某一瞬間按下快門?你看重的是畫面的視覺構成,畫面傳遞出來的信息,還是看重拍攝時的情緒,感覺到了自然而然就按下了快門?

A:拍照是我在情緒引領下所做的一個下意識的行為,要不要說的這么玄乎。其實就是某個畫面的視覺構成、畫面內容引起了我的興趣,而我拍照有個習慣,就是在出家門的那一刻就開始培養這種拍攝的情緒,跟著一座城市應有的節奏和律動,從而使自己進入拍攝狀態,情緒確實在拍攝中起到了主導,而我也遵從情緒的指引。

圖片6.jpg

《小城碎戲》

Q:你的作品跨度很大,從比較生猛的《派對動物》到商業人像,再到平靜的小城系列,是什么促使你發生這樣的轉變?你現在的觀看的方式或者關注的重點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A:這跟所處的時代有關,是跟隨變革而轉變自己的結果,媒體業態的轉變,攝影方式的改變,以及人類生活方式的演變都在影響思維的形態和關注點的改變,而我只是根據自己的年紀順應了這種變化而已。

以前會有獵奇的心態,會有形式上的追求,對捕捉動態畫面以及夸張視角所帶來的沖擊感會有種莫名的興奮,會因為參與某個大事件或去拍攝某個大人物而感到驕傲。但現在看來,拍攝哪些東西所留下的影像并不值得反復觀看和多層次閱讀,因此而覺得索然無味。于是決定停下來換一種觀察方式,退后幾步或者推遲數年再去做深層次的呈現成了當下的追求,我不知道未來還會有幾變,但不能停止探索的可能性。

圖片7.jpg

《當明星平靜時》 竇靖童

Q:從《在人間》到小城系列,你認為貫穿你個人創作的主題是什么?

A:《在人間》是從《呼吸間》不斷積累而來,也是自我認識的一個過程,所以現在講《在人間》其實是一個俯拾人類情感的過程,也是我從心理上逐漸趨于平靜的過程,而“小城”系列所呈現的是日常生活中的非常,但這個非常又不太容易拿捏,對于一個不太會講話的人來說,要將自己錘煉成一個善于講故事的人實非易事。

而貫穿始終的是“平淡”這一關鍵詞,呈現的是開放性畫面,留下的是懸而未決的問題。

圖片8.jpg

《在人間》2011年,北京南鑼鼓巷,抱鵝的男子。

Q:你是用什么樣的思路來編輯、整理小城系列的作品?文字在這系列作品中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A:我做了十幾年圖片編輯和圖片管理工作,但編輯自己的作品確是一件不易的事情,我沒有慣常的工作習慣,或者說一種編輯手段,小城系列每一組都不一樣,我也不允許一樣,從開始拍攝時就有了后期的編輯呈現的大概思路,只需要選擇個案,但選擇個案或者個案之間的邏輯關系確實是個頭疼的事情,有時候會抓狂。我有了故事,但有時候不想講一個通俗易懂的故事,就需要用點心思了。

文字和影像一直都是互補的關系,能用影像呈現的絕不用文字,能用文字描述的一定是影像呈現方面有缺憾的,所以,做為一個攝影師,一定要注重文字修養。

圖片9.jpg

《渭水泱泱》 一位中年男子在河邊做飯,他常年居住在渭河一艘船上。

Q:為什么最終離開了媒體,而沒有選擇一邊在媒體工作,一邊做個人創作?

A:一邊在媒體工作,一邊還能做個人創作,哪里有這么好的工作,快介紹給我??!如果有人給你畫了一張這樣的餅,你真得考慮一下啦,沒有哪個老板傻到養這樣一號人的。這也就解釋了我為什么離開了媒體,但我卻沒離開媒體圈兒,依然做著媒體的工作,拍照片寫文字做報道,只是把工作當成了一種生活方式而已。

Q:你是如何兼顧商業拍攝與個人創作的?又如何在拍商業這種限制重重的環境下延伸出自己的創作?這是你性格中的不安分使然?還是說是你作為攝影師的一種天賦、一種能力?

A:其實我并沒有兼顧的很好,能在商業拍攝中延伸個人創作并不是件易事兒,在完成客戶要求的同時盡可能帶入個人想法,把自己玩高興了,客戶也滿意的雙贏結果,需要的是經驗值和個人魅力。不安份還談不上,只是不喜歡重復自己,那么就會顯得個性突出,想法比別人多了點兒,那么,要做到那一點點不同,確實需要做很多的工作,要去說服很多人才得以實施,也是很多人配合的結果,單憑我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這點要感謝很多人的包容和理解,給了我很多幫助。

我沒有什么天賦,也沒機會接受系統的攝影教育,只是攢了些經驗和閱歷,讓我在工作和創作中稍微從容了些。

圖片10.jpg

由拍攝李宇春延伸而來的個人創作《當明星平靜時》

Q:你常說自己是一個野路子攝影師,你覺得自己的優勢與劣勢在哪里?你是如何在日益嚴峻的行業中生存的?

A:確實是野路子,命運安排下拿起相機就開始拍了,從未接受過攝影或者藝術史教育,很多知識都是后期自習。優勢就是毫無顧忌,也不設門檻,思維活躍,少了循規蹈矩、沒受教條式的創作影響,美學修養來自一線的實戰經驗。劣勢當然也很多,藝術史、美術史、攝影史一片空白,導致走了很多錯路和彎路。

攝影師要在當下求生存,必須把自己錘煉成一個“全才”,估計才有可能養活自己。拍好照片是個硬前提,能寫稿,還能根據不同媒體屬性寫出符合刊發標準的稿子,還要能把握時代脈絡,留下時代發展變革影像。

圖片11.jpg

《當明星平靜時》王千源

Q:有哪些攝影師或者其他領域的藝術家對你個人風格的形成或轉變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

A:最初是看到陜西群體幾位攝影老師的作品才入的行,例如胡武功、侯登科,再后來看到趙鐵林、尤金·史密斯、薩爾加多、冦德卡,直到去年中旬,我才知道了史蒂芬·肖爾,當然,馬格南一直是一盞明燈,VIIPHOTO、NOORimage。肖像攝影除了卡什、最喜歡的是丹·維特斯和馬丁·舍勒。他們都在我的不同時期中影響過我。

Q:接下來還有什么新的創作想法嗎?

A:我的想法很多,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新的選題突然冒出來,但是否能夠實施是要靠機緣的,也許哪天一個始料未及的畫面暗合了之前的想法,就有可能會持續進行下去。而最近正在進行中的除了“小城”系列,還有鄉鎮系列,也已經拍攝了一部分,近期會相繼展露。

圖片12.jpg

《小城碎戲》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會員作品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