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风暴魔域官方版下载>> 圖片>> 大家名作>> 圖集

风暴魔域平民:吳印咸攝影雙年展部分展出作品

风暴魔域官方版下载 www.opdoo.icu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責編:九兒   2018-06-01

吶喊 1935 年 吳印咸 攝

駝鈴叮咚 1938 年 吳印咸 攝

組織起來 1943 年 吳印咸 攝

赴重慶談判 1945 年 吳印咸 攝

毛澤東重慶談判歸來 1945 年赴重慶談判 1945 年 吳印咸 攝

中共七大會場 1945 年 吳印咸 攝

黃山—依石隙微土而生,抗烈日嚴寒而存 1962 年 吳印咸 攝

地道戰 1942 年 11 月 / 河北河間 石少華 攝

八路軍在古長城歡呼勝利 1937 年秋 / 河北淶源 石少華 攝

毛澤東在窯洞中寫文章 1939 年 5 月 / 延安 羅曼 · 卡爾曼 攝影作品

在“左聯”舉辦的魯迅五十壽辰慶?;嶸?1930 年 / 上海 艾格尼絲 · 史沫特萊 攝影作品

1888 年至 1900 年間,開灤先后在天津塘沽、煙臺、營口、廣州、香港、秦皇島、杭州、蘇州、上海等 地建有 12 處運煤碼頭。圖為上?;底霸說目腥貞吐臚?,至今仍在使用.

1881 年,開平煤礦的煤產量猛增,英籍工程師金達設計并指導中國工匠制造了這臺身長 18.8 英尺的蒸 汽機車,取代騾馬拉車將煤炭源源不斷地運出。因中國工匠在車頭鑲嵌了金屬刻制的龍,因此稱作“龍”號, 這是中國第一臺蒸汽機車。

1912 年開平公司與灤州礦務公司聯合后,成立了開灤礦務總局。辦公地點仍在天津原開平礦務局舊址。 1922 年在天津英租界泰安道斥巨資建成新辦公大樓,為希臘式大廈,三層砼結構,是當時天津的四大建筑之一。 1949 年天津解放,開灤礦務總局這座豪華辦公大樓被天津市委接管并使用至 2008 年。

唐山老火車站是一座宏偉的城堡式石砌建筑,設有 2 個站臺天橋及 9 條新發線、貨場、倉庫,同時辟有啟新、 德勝陶業公司貨場、西溝等 6 條專用線路,是中國第一個投入運營的標準軌距火車站。

唐山耐火礬土、黏土、石英等礦產資源充裕,是理想的陶瓷產區。唐山陶瓷工業始于明代永樂年間,洋 務運動中發展興旺,新中國成立后形成綜合性的生產體系,進入全國陶瓷大型生產基地行列,被譽為“北方 瓷都”。圖為 1930 年創辦的德盛窯業廠唐山窯場直焰窯(饅頭窯)。

十九世紀末,開平礦務局對外運銷煤炭的主要碼頭為塘沽碼頭,隨著煤炭產量逐年增加,塘沽碼頭無法 滿足銷煤轉運需要。1898 年,開平礦務局開始籌資修建秦皇島碼頭。圖為早期第一座木質棧橋煤碼頭。

開平礦務局唐山礦投產后,在提升井安裝蒸汽絞車一臺,這是中國最早使用的大型提升設備,日提煤 500 噸。圖為光緒二十五年從西門子公司 引進的蒸汽絞車之一。

查看大圖

吶喊 1935 年 吳印咸 攝

駝鈴叮咚 1938 年 吳印咸 攝

組織起來 1943 年 吳印咸 攝

赴重慶談判 1945 年 吳印咸 攝

毛澤東重慶談判歸來 1945 年赴重慶談判 1945 年 吳印咸 攝

中共七大會場 1945 年 吳印咸 攝

黃山—依石隙微土而生,抗烈日嚴寒而存 1962 年 吳印咸 攝

地道戰 1942 年 11 月 / 河北河間 石少華 攝

八路軍在古長城歡呼勝利 1937 年秋 / 河北淶源 石少華 攝

毛澤東在窯洞中寫文章 1939 年 5 月 / 延安 羅曼 · 卡爾曼 攝影作品

在“左聯”舉辦的魯迅五十壽辰慶?;嶸?1930 年 / 上海 艾格尼絲 · 史沫特萊 攝影作品

1888 年至 1900 年間,開灤先后在天津塘沽、煙臺、營口、廣州、香港、秦皇島、杭州、蘇州、上海等 地建有 12 處運煤碼頭。圖為上?;底霸說目腥貞吐臚?,至今仍在使用.

1881 年,開平煤礦的煤產量猛增,英籍工程師金達設計并指導中國工匠制造了這臺身長 18.8 英尺的蒸 汽機車,取代騾馬拉車將煤炭源源不斷地運出。因中國工匠在車頭鑲嵌了金屬刻制的龍,因此稱作“龍”號, 這是中國第一臺蒸汽機車。

1912 年開平公司與灤州礦務公司聯合后,成立了開灤礦務總局。辦公地點仍在天津原開平礦務局舊址。 1922 年在天津英租界泰安道斥巨資建成新辦公大樓,為希臘式大廈,三層砼結構,是當時天津的四大建筑之一。 1949 年天津解放,開灤礦務總局這座豪華辦公大樓被天津市委接管并使用至 2008 年。

唐山老火車站是一座宏偉的城堡式石砌建筑,設有 2 個站臺天橋及 9 條新發線、貨場、倉庫,同時辟有啟新、 德勝陶業公司貨場、西溝等 6 條專用線路,是中國第一個投入運營的標準軌距火車站。

唐山耐火礬土、黏土、石英等礦產資源充裕,是理想的陶瓷產區。唐山陶瓷工業始于明代永樂年間,洋 務運動中發展興旺,新中國成立后形成綜合性的生產體系,進入全國陶瓷大型生產基地行列,被譽為“北方 瓷都”。圖為 1930 年創辦的德盛窯業廠唐山窯場直焰窯(饅頭窯)。

十九世紀末,開平礦務局對外運銷煤炭的主要碼頭為塘沽碼頭,隨著煤炭產量逐年增加,塘沽碼頭無法 滿足銷煤轉運需要。1898 年,開平礦務局開始籌資修建秦皇島碼頭。圖為早期第一座木質棧橋煤碼頭。

開平礦務局唐山礦投產后,在提升井安裝蒸汽絞車一臺,這是中國最早使用的大型提升設備,日提煤 500 噸。圖為光緒二十五年從西門子公司 引進的蒸汽絞車之一。

“時代給了我創作的條件,我的職責就是記錄下這個偉大的時代” —吳印咸

吳印咸,1900 年 9 月 21 日出生于江蘇省沭陽縣今天,在江蘇沭陽,吳印咸先生的出生地,我們以首屆吳印咸攝影雙年展,向這位以相

機和攝影機記錄時代的中國藝術家和攝影教育家致敬,無疑將成為攝影人對歷史追溯的落腳點,也將成為激勵攝影人擁抱新時代的出發點。

首屆吳印咸攝影雙年展以“投身時代,扎根人民”為主題,希望通過“投身時代、扎根人民”、“歷史”、“現實與再現”三個部分的40 余位不同時代攝影師的21 個展覽,展現攝影在不同時代,以不同視角和攝影方式對歷史、社會的記錄、思考和藝術再現。

中國美術館支持和貢獻了重要的吳印咸致敬展。在致敬展的主題下,我們又遴選了與吳老有交往的同時代4 位中國攝影家作品,以攝影家相同或不同的情懷和視角和各自的實踐,延展和豐富“歷史的主題”,折射出戰爭和革命年代的歷史印記。 

在歷史的主題下,國家博物館張明老師幫助我們選擇了 14 位在 1927 年到 1945 年,以不同目的、身份和階層來華的外國攝影師的作品,再現外國攝影師眼中的烽煙中國的歷史截面。 

在歷史影像體系下,我們對現實和再現進行了進一步的探討,在 21 個展覽中,既有攝影家王玉文、朱憲民先生的記錄現實紀實作品,也有陳大志和王岳君的突破傳統工藝下新觀念和意境的表達;有“再造記憶”國際四人展的影像中現實和歷史的對話和一座城市的自我影像敘述,也有清華學生“始于圖像”的先鋒思考。我們試圖表達出本屆的學術主題中,歷史、現實和再現在攝影記錄時代中的意義,凸顯攝影在擁抱時代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

在此感謝吳印咸的家人,對展覽的支持和鼓勵。感謝參展的攝影家和策展人的貢獻。

                    中國攝影出版社社長 趙迎新

                                代組委會序


微信截圖_20180601132411.png

吳印咸自拍像 1920 年

吳印咸 1900 年出生于江蘇省沭陽縣一戶普通知識分子家庭,自幼深受父親追求新思想和支 持社會變革的理念影響,同情底層民眾,追求思想自由和進步;1920 年進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 洋畫科學習期間自學攝影,參加上海黑白影社的歷屆展覽,在攝影藝術探索初期更多地表現出注 重攝影構圖和對黑白影調的實驗嘗試;1938 年奔赴延安,先后任電影團攝影隊長、負責人,在黨 的新聞紀錄電影和攝影事業上取得了卓越的藝術成就;1949 年任職于東北電影制片廠,1955 年 調北京電影學院任副院長兼攝影系主任,為新中國攝影藝術和攝影教育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作為20 世紀的同齡人,吳印咸所留下的光影見證了中國革命的歷史和現代社會的發展。他 的名字與他的作品刻入人們的記憶,也載入了中國攝影史。吳印咸先生以對人生、對藝術的執著 和熱忱,創作出大量飽含時代精神的作品,體現出老一輩攝影家藝為人生、赤誠奉獻的真摯藝術 情懷。他早期攝影藝術探索的重要成就是其上世紀 30 年代拍攝的電影攝影作品,接觸并受到左 翼思想影響,《風云兒女》《馬路天使》等作品表現出具有批判社會現實、追求社會變革和思想 革新的傾向。上世紀60 年代之后,他拍攝的表現新中國女民兵形象和黃山等風光攝影作品,同 樣已成經典,體現出老一輩攝影家深厚的藝術素養。

吳印咸先生的革命題材攝影作品,帶我們再次回望戰爭年代的艱苦歲月, 重溫為革命勝利作 出貢獻的戰士們的昂揚斗志,從而被戰爭年代里為新的社會理想和民族自由奮斗不息的延安精神 所感染、動容。20 世紀30 年代末至40 年代,吳印咸作為一名戰地攝影師拍攝了包括黨、政、 軍領導人照片,重大活動、歷史事件紀實拍攝,以及反映延安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生活等 系列攝影,在中國革命史和中國攝影史上具有重要的藝術價值和史料價值。吳印咸先生以拍攝者 的獨特視角見證歷史,拍攝延安時期的大量革命紀實攝影作品,從多個層面記錄了中國共產黨領 導下開展抗日救國的時代篇章,呈現了延安軍民的愛國激情和英勇無畏的抗爭精神。

吳印咸先生一生致力于攝影事業,反映社會的同時投身攝影教育,延安時期他就曾主持過兩 期攝影培訓班的教學任務,步入知命之年的吳印咸先生更是全身心地投身于工作崗位和教育事業, 為新中國人民電影事業步入正軌和初具規模,為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全面、系統的教學體系建立 和人才培養,作出了重要貢獻。貫穿其教育事業過程中的,還有約上百萬字的攝影理論著述,它 們是吳印咸攝影藝術人生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借此首屆“吳印咸攝影藝術雙年展”舉辦之際,我們從中國美術館館藏的吳印咸攝影作品中 遴選 100 幅,希望在能夠充分、客觀地呈現吳印咸先生攝影藝術歷程的同時,向這位以相機和攝 影機記錄時代的中國藝術家和攝影教育家致敬。


光影見史,亦明心見性 —吳印咸的攝影藝術與人生

文 / 安遠遠

作為 20 世紀中國著名的攝影藝術家、攝影教育家和電影攝影師,吳印咸用攝影記錄了時代,留下了珍貴的圖像。在長達70 年的攝影藝術生涯中,他拍攝了數萬張黑白和彩色照片;拍攝了6部故事片和多部紀錄片,曾獲得全國電影“百花獎”最佳攝影獎;編著了20 多本攝影藝術專著;舉辦了近 20 次個人攝影展覽。與 20 世紀同齡的吳印咸參與了中國革命史上許多重大事件,并做了真實的記錄。他用攝影機和照相機把時代和歷史的狀態、情感保存了下來,我們把這些珍貴的影像通過藝術展覽形式呈現出來時受到了觀眾的好評,也使藝術界的人士更加全面地了解吳印咸和他的藝術。步入展廳,首先看到的是吳印咸拍攝的白求恩大夫在河北淶源縣孫家莊土地廟內為八路軍傷員做手術的照片,觀眾為這張非常著名的照片所震驚,很多人驚呼這是他拍的呀!當更多熟知的照片出現在展廳里,并且還播放著電影《風云兒女》《馬路天使》《紅旗譜》時,觀眾不得不驚嘆吳印咸竟然有這么多在電影史、攝影史上占據重要地位的作品。很多上了年紀的且只從新華社發的照片中認識吳印咸名字的人看了展覽后感慨地說要重新評價吳印咸的價值,一些不了解吳印咸的年輕人則震驚這個與 20 世紀同齡的人是這樣的重要和無法回避。

吳印咸在 1920 年至 1930 年間的藝術創作讓我們看到他的成長和在中國電影史上的成就。吳印咸 16 歲考入工廠做織布工人并學習文化;20 歲進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洋畫科學習,用節省下來的錢買了一臺二手相機開始自學攝影;23歲從上海美專畢業返回家鄉任教于高等小學,同年拍攝的《曉市》是他保留下來最早的作品,之后任初級中學和師范學校美術教員,依然堅持攝影創作;27 歲赴上海謀生,做過布景畫師和照相館攝影師,在進行攝影創作的同時還編寫了第一本著作《織布術初步》;32 歲進入電影公司任布景師;35 歲與許幸之聯合舉辦繪畫攝影展,這是吳印咸第一次舉辦攝影展,展出作品56幅。同年拍攝了電影《風云兒女》(許幸之導演,其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后被正式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之后兩年間拍攝的電影還有《都市風光》《生死同心》《馬路天使》。令人痛惜的是吳印咸與許幸之于1937年合作拍攝的反映淞滬抗戰的電影《中國萬歲》,這部受到左翼思想影響的作品因被當局認為宣傳“赤化”而全部被銷毀。

回顧吳印咸上述四部電影攝影和電影劇照、生活及風景的攝影,從中可看到吳印咸的美術修養在攝影上形成的優美畫面感,他的照相館攝影師工作實踐使其對攝影對象的敏感周全把握,以及電影布景經驗在創作中的運用,充分發揮了他的天賦,成就了他的成功。他特別講究畫面構圖,也注意被攝對象的優美姿態和飽滿形象,這時他的攝影感覺是自然、抒情、唯美的畫意攝影,當然他的左翼思想傾向也使他在關注現實生活上有批判意識和倡導民族覺醒的現實主義創作方向。

1938 年,應周恩來之邀,吳印咸與袁牧之進入延安拍攝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由此開始了他人生和藝術創作的第二階段。吳印咸先后任延安電影團攝影隊長、負責人。同時,他作為一名攝影師,拍攝了包括中國黨、政、軍領導人,重大活動、歷史事件,以及反映延安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生活等系列照片,在中國攝影史和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藝術價值和史料價值。這個時期的作品樸素清新,視點敏銳,情感真摯。1945年,在陜甘寧邊區召開的“勞動英雄和模范工作者大會”上,吳印咸被授予文藝界甲等獎;1946 年奉葉劍英之命臨時調往北平軍調部工作,隨后東北電影制片廠成立,吳印咸任技術部主任,年底任副廠長。

1949 年吳印咸任東北電影制片廠廠長,1955 年調至北京電影學院任副院長兼攝影系主任,開始了為新中國攝影藝術和攝影教育發展做出重要貢獻的時期。從 20 世紀 40 年代為新中國人民電影事業步入正軌,以及自 50 年代為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全面、系統的教學體系的建立和人才培養,吳印咸做出的重要貢獻是不可替代的。新中國成立后,在吳印咸鏡頭下,各種不同職業、身份、性格的人像攝影作品和優美的風光攝影作品,都是其深入生活、表現時代的創作,他的作品可以使觀眾感受到拍攝者和被拍者的視點及情感的互動,風光景物能讓觀者感受到意境的存在,傳達出作者對中國古代繪畫理念和審美追求的認同。

吳印咸在教學授課過程中,十分重視古今優秀文化的繼承關系。他在講授攝影造型表現手段時,常常有針對性地引用我國優秀的傳統繪畫理論,擴大學生的知識領域,啟發他們繼承傳統藝術理論的精華。他結合南齊謝赫的“六法論”講授攝影的畫面構圖,使學生加深對這篇著名畫論中提及的“氣韻生動”“經營位置”“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等含義的理解;結合清代沈宗騫《芥舟學畫編》中《傳神》篇的精神,講授人像攝影課程,闡述人像攝影要達至“形神兼備”的境界,防止只重外貌描繪和只抓神態表現的片面性,給學生打下堅實的理論基礎。這些用心是極其重要的,不只是技藝的傳授,更是文化的提高。

吳印咸在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創建的教學體系,不僅使我國電影教育事業走上了全面而正規的發展道路,對于全國的圖片攝影教育而言也是一個創舉。北京電影學院雖然不是我國最早開設圖片攝影課程的院校,卻是第一所攝影課程門類最為齊全的高校。社會上不少人認為,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就是教拍電影,其實并非完全如此。從 20 世紀 50 年代中期起,電影學院攝影系一直有相當完善的圖片攝影課程,包括攝影構圖、攝影光線處理、人像攝影、風光攝影、靜物攝影、彩色攝影、新聞攝影、生活攝影、暗室技術等。這些課程,都是在吳印咸主持下建立的,有些課他親自執教。

這些課程的建立,實際上起著雙重作用 : 既是電影攝影的專業基礎課,又是圖片攝影的系統訓練。學過這些課程后,既可從事影視攝制,又可從事圖片攝影,既可從事商業攝影,又可從事報道攝影;既可擔任圖片編輯,又可獻身攝影教學和理論研究。吳印咸創立的攝影教學體系是相當全面和完整的,學生掌握的攝影技能雖然因人而異,但總體上是比較全面的。曾任北京電影學院院長的劉國典回憶起吳印咸時深情地說 :“在培養人的問題上他向來是十分珍視的,他珍視學生,他更注重帶好老師,我們這些長期在他身旁工作的人感受是最深的。如果回過頭來,以他在主持電影攝影教學來看,那是最豐盛、最有層次,而且最為周到的學習?!?/span>

吳印咸在主持攝影系的教學期間,十分重視對教師的培養。對于教師隊伍的配備,他提出“三三制”的主張,即全系教師三分之一在第一線教學,三分之一從事藝術創作實踐,三分之一投入備課。

這是很有遠見且十分負責任的主張。它從制度上保證了廣大教師的藝術實踐,使課堂教學與生產實踐密切結合起來,也使教師有充足的備課時間,有利于不斷提高教學質量。

吳印咸還十分關心攝影科技的發展,他教的是藝術,管理的是藝術這個系科,但他對科技十分關心,電影學院拍攝的影片,他用自己的方法搞成了四大本,一部一部地洗出來,把影片無償送給電影廠,希望提高電影廠攝影隊伍的整體拍攝水平。吳印咸不僅領導了國產攝影濾色鏡的研制工作,還為國產彩色膠卷的生產與品質提高進行了很多具體的創作。

吳印咸一生致力于攝影事業,以身作則,言傳身教,在延安時期的吳印咸就曾主持過兩期攝影培訓班的教學任務,后來更是全身心地投身于工作崗位和教育事業。貫穿其教育事業過程中的,還有約上百萬字的攝影理論著述,這也是吳印咸攝影藝術人生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以攝影藝術家、攝影教育家和電影攝影師著稱的吳印咸伴隨了20世紀的社會變遷,他孜孜追求、恪盡職守、無私奉獻的一生以照相機和攝影機記錄時代。他所留下的光影見證了中國革命的歷史和現代社會的發展,他的名字與他的作品刻入人們的記憶;他的作品風格與時代同步,也載入中國攝影史。著名藝術評論家方振寧看了展覽寫道 :“如果不做正面評價,吳印咸一直被認為是御用攝影師,可今天我看了展覽才知道他是時代的進步青年,他放棄十里洋場的生活去那么艱苦的延安,很多同時代的知識分子做不到,那時延安能給吳什么待遇?吳是追求夢想去那黃土高原,如果沒有吳拍攝的照片,很難想象視覺的黨史會是什么樣子,吳是要進世界攝影史的人,中國人自己要寫這樣的歷史?!?/span>

吳印咸的作品有很強的繪畫感,而且作品反映出的情感真摯,他以對人生、對藝術的執著和熱忱,深厚的藝術素養,以及濃郁的傳統中國文化的底蘊,創作出大量飽含時代精神的攝影作品,體現出了攝影家藝為人生、赤誠奉獻的真摯藝術情懷,這正是中國文化精神的繼承與呈現。

如今吳印咸先生的親屬把這些珍貴的作品捐贈給了中國美術館,把個人財富變成了公共文化財富,讓我們通過展覽認識了吳印咸先生,也通過他的作品看到了他走過的時代。同時,我們又通過這些作品看到了那個時代的情感和時代真實的歷史與人的關系。優秀藝術家對社會的貢獻是無法估計的,這種影響力也是巨大的。中華文化之所以五千年一直綿延不斷,就是因為有各種各樣的人做著他們每個人的貢獻,每個人努力對社會貢獻,結合起來就變成了民族的貢獻。因為文化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藝術在記錄情感的時候比歷史敘述本身更直接,因為這種情感是沒有辦法掩蓋的。吳印咸溫暖善良,他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他的一生伴隨著 20 世紀動蕩的年代和建設的年代。他在攝影領域所做的貢獻是感人的。藝術修養、人文修養與藝術創作成功的關系,在吳印咸先生身上也是體現得非常充分的。在當下的中國社會,需要特別仔細研究藝術家個人的思想境界、人品性格與創作之間的關系,尤其是德藝雙馨在今天看起來尤其重要。

美術館作為一個公共文化?;び氪サ幕?,就是當代的文廟,藝術家對社會的貢獻及社會對藝術家的回饋都是均衡的,人和作品之間所得到的那種崇高的敬意也是一致的?!骯庥凹貳?/span>印咸誕辰 115 周年攝影藝術展”的舉辦以表達了我們美術館人對吳印咸先生的紀念。


相關圖集